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外汇

2018年全球外汇投资市场,会面临怎样的挑战

时间:2017-12-22 13:48:52 来源:cj2p.com

那么2018年全球外汇投资市场,会面临怎么样的挑战呢?

下面就由小编带各位一览:

法国兴业银行:2018年外汇投资者将继续寻求高收益货币。

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团队指出,一个缓慢加息的美联储和更均衡的全球经济增长,将继续鼓励外汇投资者寻求高收益货币。货币政策目标和外汇估值将继续为市场的重心;美元看起来很暗淡,但考虑到实际收益率则显得有点高估。

欧元很便宜,但仍需要市场对其进行大幅折价,以便从2019年初开始的欧洲央行加息之旅中获益。在日本央行使日元摆脱束缚前,日元多头可能还要等待更长的时间,但当它开始上涨时,就会有很大的幅度。在其他G10货币中,我们看好挪威克朗,因为挪威10年期国债收益率是唯一一个较去年更高的;相较于纽元或美元,我们也看涨澳元和加元。

美元2017年,美元表现不佳,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下降9%。因此,一些投资者希望美元能在2018年恢复强劲势头。但是,这一路它将面临诸多困难和威胁。首先,是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之间的利率差异。目前,美联储正在收紧货币政策,因此,美国与其他各发达国家之间的利率差异将继续支持美元复苏。

尽管美联储的数据图表表明,美联储在2018年或将三度加息,但是欧洲央行仍在忙于缩减债务购买规模,而日本央行则尚未采取任何正式举措应对利率问题。尽管如此,投资者仍有理由相信,美元将在明年遭遇更大的困难。

日元过去几周,日本央行官员表示,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。此评论一出,立即引发市场预期,即日本央行可能将更倾向于放弃宽松的货币政策。考虑到日本央行可能调整利率政策或控制收益率曲线,策略分析师预计日元明年将走强。摩根士丹利发布的“2018年十大外汇顶级交易报告”(Top 10 FX Trades)显示,全球通货再膨胀可能会将日本的通货膨胀率推高,以至于日本央行或许将做出最终决定,通过控制收益率曲线逐步降低其激进的货币政策,日本政府国债曲线走势也将因此变得更加陡峭。

据摩根士丹利预测,明年日本政府的主权债券的收益率将上升,美国国债收益曲线拉平,或将导致更多的日本投资者将资金留在国内,把握国内市场机会,从而支撑日元走强。

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写道,2018年晚些时候,全球风险偏好可能发生转变将再次成为提振因素,这反过来也将推动与日元相关的需求。

道明证券高级外汇策略师Mazen Issa预计,明年,美元兑日元可能跌至104日元。这反映了日本央行或将在货币政策上采取一些措施。

法国兴业银行:美元兑日元长线下跌可能性很大。法国兴业银行(Societe Generale)研究分析师基特·朱克斯(Kit Juckes)表示,对日本的利率预期现在甚至更低,市场不指望日本央行很快采取行动。

日元可以说是休眠的火山,一旦日本央行暗示哪怕是最轻微的政策转变,重新定价也是不可避免的,这让日元前景预期变得困难的原因。法国央行认为短期来看,美元兑日元缓慢走高的可能性仍旧存在,但长期来看,美元兑日元大幅下跌的可能性确实很大。

欧元今年看涨欧元的情绪可能会延续到新一年(2018年)。欧元区2017年强劲的地区经济增长推动了欧元的走强。由于欧元区经济正在赶上美国的井喷式增长,所以在2017年的强劲增长中,欧元兑美元利率上涨了约13%。尽管预计经济增长势头将继续保持,但明年欧元可能会受益于持续性的全球扩张,欧央行彩票投注app的资金流动将更加频繁,这可能会在2017年的强势走强的鼓舞下,再次出现大规模的外汇资金转向欧元区。这将为欧元创造一个非常有利的基础。

当然,并非欧元就没有风险,比如英国退欧谈判的最终结果,或者2018年5月份的意大利大选,这些都有可能像此前法国和德国大选,以及加泰罗尼亚2017年举行公投的时候,吓退投资者。

荷兰合作银行:税改难大幅提振美元,预计欧元兑美元2018年降至1.20。

一年前很多人猜测税改将引发对美元的需求激增,但最近的市场观点是,90%的利润都已经转换成美元,意味着税改不会对美元需求产生明显影响。尽管美联储目前正处于加息路径上,但市场对加息的幅度和速度持怀疑态度,G10国家央行也可能效仿收紧政策,意味着美元多头必须考虑比预期利差更小的影响。尽管对美元和一系列全球货币的前景持乐观态度,但如果美国的通胀没有大幅上升,美元可能会被疲软的债券收益率所拖累,该投行维持欧元兑美元2018年预期为1.20。

荷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Han de Jong表示,紧缩政策的力度如果超出市场预期,可能会“损害经济增长”。

分析机构Joseph Lavorgna的策略师Natixis表示:“事实上,政治稳定和经济复苏对欧元区和欧盟的未来至关重要,现在的欧元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大胆的决定,才能坚持欧元区在政治一体化方面的路线图保持稳定。”

通胀和政策尽管今年发达国家的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一直处于低位,这导致投资者担心,2018年的CPI可能会突然加速上升。反过来,这种情况可能迫使各国央行采取更快的行动,这样子会加大政策失误的风险。

道明证券高级外汇策略师Mazen Issa表示,“我们预计,明年第二季度美联储将加息,然后在第四季度再次加息。”这也就意味着,美联储的利率制定委员会将在2018年1月开会,这很可能与美联储12月加息的预期很接近,直到明年3月可能不会再加息。

另一个问题就是,特朗普提出的税收改革也会影响美元的复苏。因为该税改计划将包括一项(资金)遣返条款,该条款可能会导致资金回流美国。根据Joseph Lavorgna策略师Natixis的展望,“在特朗普税改政策正式实施之前,美国政府很难在税收改革方面做出明确的声明,无论是在内容方面,还是执行方面,美国政府上上下下都很能达成一致。”

人民币过去几年,人民币对美元经历一轮持续贬值,根本原因是中美经济运行的相对变化加大,引发跨境资金流动变化,资金阶段性净流出促使人民币币值重估,因此,不应轻视外汇流动的边际变化,尤其是在外汇市场不确定性重新加大的当下。未来美元走势可能给人民币汇率运行带来一定不确定性。今年美元以回调为主,但四季度出现企稳反弹的势头,得益于美国经济持续增长,美联储将继续收紧货币政策,美国政府着手进行财税等经济政策调整,则可能进一步提升经济增长前景。如果未来经济增长超预期,通胀水平回升,不排除美联储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步伐,刺激美元走高,从而加大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。

事实上,制约我国货币政策的并非央行持有外汇储备,而是稳定汇率的政策操作。然而,为了支持国内经济快速成长,货币投放不是通过外汇占款,也必然通过其他渠道。当前亟需建立健全央行退出外汇市场常态干预后的货币投放机制,强化货币纪律,以更充分享受汇率浮动带来的好处。

分析人士认为,2018年美元存在上行风险,加上中国经济依旧处于结构调整期,同时更加追求增长质量,经济增速还有一定调整可能,人民币汇率走向面临变数。但美元上行空间未必很大,经济下行压力已明显缓和,人民币汇率贬值风险总体可控,未来可能在一个大的区间内反复上下波动。

招商证券宏观团队最新观点认为,明年外汇市场供求更趋平衡,有利于人民币维持双向波动;从需求端看,非居民偿还外债进程基本结束,而国内大企业非理性对外投资也得到明显遏制,同时由于汇率预期稳定,居民购汇需求减弱;从供给端看,贸易顺差加上此前应结未结汇部分形成的外汇供给比较稳定,同时金融市场继续开放带来的资金流入也值得期待。

假设当前定价机制保持平稳,结合人民币汇率CFETS指数今年表现和CFETS指数保持基本稳定的监管目标综合判断,人民币汇率弹性在今年基础上进一步提升;而根据定价机制,人民币走势对外部美元表现的联动会更紧密。

路透终端显示,近60家机构对2018年人民币兑美元的预测中值在6.7元附近,按照12月8日收盘价计算,明年人民币会小贬约1.23%。

而预测明年人民币会跌破今年低点6.9565元和升破今年高点6.4350元的机构均均占13%,有逾七成的机构认为明年波动区间不会突破今年的范围,而市场分歧较大的主要源自对美元走势看法不同。

比较确定的方向

人民币汇率弹性较高,其实已经可以避免汇率超调的风险,当然汇率自由浮动仍是改革的方向,特别是在市场基础建设方面,仍有推进的空间。

黄金

CPM Group:2018年黄金投资需求将大体持平。

总部位于纽约的CPM Group在12月19日表示,2018年黄金投资需求预计基本持平,因地缘政治和经济担忧继续拉动买兴。

CPM Group执行合伙人Jeffrey Christian称,2018年黄金投资需求将从今年的2700万盎司小幅增加至2750万盎司。Christian还称,明年的白银投资需求将从今年的1.08亿盎司增加至1.28亿盎司。对白银的制造业需求将减少,因过去几年的采购并未消除充裕库存。

Christian表示:“由此产生的结果是,2018年白银销量将低于2017年,但长期仍将呈上升趋势,因为太阳能面板市场份额持续扩张。”

高盛银行:黄金价格2018年中将回落至1200美元/盎司。

据高盛集团,随着美国税改计划和美联储主席易人看来进展顺利,原先支撑黄金价格的担忧情况得以缓和。包括Jeffrey Currie和Michael Hinds在内的分析师在报告中写道,黄金价格的3、6、12个月预期分别是1225、1200、1225美元/盎司。该行提及了三个看跌因素:发达市场国内生产总值继续强劲增长,商业周期进入扩张阶段。美联储进一步加息,市场接近消化美联储对于2018和2019年各升息四次的观点。地缘政治风险不会恶化,2018和2019年也不会发生经济衰退。

原油高盛银行:全球石油市场料于2018年中达到再平衡,预期布油仍为62美元/桶。石油市场再平衡迅速推进。石油需求强劲加快了OPEC退出减产策略。高盛在的报告中表示,全球石油库存预计到2018年中期实现再平衡,促使OPEC及盟国逐步退出减产计划,OPEC和俄罗斯在明年下半年提高产量;该行对2018年布伦特原油价格的预测不变,仍为62美元/桶。

高盛预计,由于非OPEC国家第三季有更多的季节性维护活动,天气原因导致生产中断,停电,并且需求继续稳固增长,石油市场再平衡得以持续推进。高盛指出,考虑到需求可能更高的可能性,以及发生新的生产中断的可能性,价格面临的风险起初料倾向上行;到明年下半年,随着OPEC及非OPEC产油国提高产量,价格可能面临下行风险。

澳元兑美元、纽元兑美元

汇丰银行:2018年看涨澳元、纽元,但国债利差对汇价构成压制。

汇丰银行预测澳元和和纽元保持周期性变动,保持对澳元和纽元的看涨观点不变。随着澳洲联储和新西兰联储开始步入货币政策正常化阶段,预计2018年澳元兑美元、纽元兑美元均上涨7%至10%。不过由于美国国债收益率自9月初以来上涨,新西兰和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差跌至十七年来低点,澳大利亚和美国收益率也出现负利差,这都对澳元、纽元构成打压。

利差加大施压澳元,澳元2018年可能跌破0.70美元。

澳大利亚大型资产彩票投注app公司QIC集团认为,随着澳大利亚债券收益率低于美债收益率,澳元到2018年年中将跌破0.70美元。不过澳大利亚最大的资产彩票投注app公司安保资本则表示,受到中国强劲经济形势和大宗商品价格的有利影响,澳元可能会保持在0.70美元上方。

上个月,2年期澳大利亚国债相对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溢价自2000年以来首次消失,澳元从9月份创出的年内高点下跌约6%。喜忧参半的经济数据意味着澳洲联储可能不会很快提高处于1.5%历史低位的利率,而美联储自2015年12月以来已五次提升基准利率,将其提高至与澳大利亚相似的水平。

QIC全球流动性策略董事总经理Susan Buckley说,很可能利差将比其他因素对澳元构成更大压力。

汇丰银行:澳大利亚财政状况转好或加速加息,澳元涨势或许比你的预期来的更快。

汇丰银行经济学家指出,澳大利亚政府目前财政状况比2017年5月预算状况好很多,本财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仅1.3%,政府预期在财政在2020/2021财年获得盈余。

政府财政计划对货币政策的影响之一,是财政政策会支撑经济增长,而经济增长会加速薪资增长,提高通胀压力;汇丰预测在这一影响驱动下,澳洲联储会在2018年第二季度进行长时间来的首次加息,这一预期比市场普遍预期要早。

汇丰银行指出,在这一情况下,澳元将比市场预期更早地迎来上涨动能。

西太平洋银行短线纽元偏上行,中期前景难言乐观。

中国外汇时代已经来临,如何在势如破竹的外汇市场中分得一杯羹,既能做到上班多赚钱,下班理好财。让闲钱“赚”起来,建立长久管道现金流。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投稿合作| 法律声明| 返回顶部

版权所有 ©2015-2017 彩票投注app